STORY SHARING故事分享
補救教學

重力坦克的媽媽

【重力坦克的媽媽】
文 / 阿美老師

*重力坦克大少
  大少,我可愛的大寶貝,身高187公分,體重98公斤,高高壯壯像牛一樣,由於常常幫父親搬貨,力大無比。
有回跟其他學生打籃球,他魁武又勇猛的架勢,差點把人嚇死,大家封大少為「重力坦克」。
  大少的父母經由跨國婚姻結合,生下他和弟弟,但多年前兩人離婚,媽媽回到越南。貨車司機的爸爸似乎不
知怎麼照料小孩,這對兄弟就像街頭流浪的小貓小狗,常常沒洗澡,身上發出臭味,也常常沒有公車錢和吃飯錢,
令人不捨。

*成為他的媽媽
  他最可愛的地方就是每天在聯絡簿上,只會記錄課輔班的點點滴滴:今天吃什麼點心、今天完成了什麼練習,
彷彿課輔班就是他的家。
  他常常問我一些無厘頭的問題:「老師,我的手為什麼會痛」、「老師,我的頭不知道怎麼了,好痛」,有
一次,更是憂心忡忡地對我說,他長了痣瘡。我問他怎麼確定是痣瘡,他說:「坐椅子,壓到屁股上的痣瘡會痛」,
我說:「痣瘡是長在缸門上,屁股上不會長痣瘡」。隔了兩天,那被大少稱之為「痣瘡」的痘痘消失了,他也開心
了!
  諸如此類,生活中的大小故事,每天不斷地上演。我的工作與其說是「課輔」,更多的時候其實是「陪伴」;
我的身份雖是「老師」,更貼切的職稱應該是「媽媽」。這麼高、這麼大、力氣比我還大的青少年,但他的內心深
處其實是一個渴望愛的小小孩,渴望一份無微不至的陪伴,渴望有人可以在乎他,渴望有人可以傾聽他,問問他今
天過得好不好。

*陪他跑最後一段路
  從八年級開始帶大少,到現在已經一年半了!如今我們親如母子,我喜歡寵愛地摸摸他滿是頭皮屑的頭,也喜
歡勾著的他的手走路,看著他傻傻的笑臉。曾經他滿口三字經,現在他會因為我不喜歡聽髒話,在脫口而出後馬上
說:「抱歉!」;曾經他在理化月考時睡覺,抱了一個大鴨蛋,現在他願意為自己學習了。如今九年級的他,面對
國中會考,他已為自己設定了目標,希望考取公立高職。
  其實我自己的女兒也很需要媽媽,所以在面對女兒和大少的需求時,常常讓我非常掙扎。但我想在大少離開課
輔班前,在我最後可以陪伴他的時間內,多為他做些什麼。所以我選擇陪在大少身邊,叮嚀著他,讓他朝著自己的
目標前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