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ORY SHARING故事分享
老師們的故事

傳愛到偏鄉-愛基會夜輔班教學有感

蕭玉龍 更生日報  2015-03-07

時光荏苒,回想二年半前受聘於「愛基會」擔任夜輔老師的情景猶在眼前,
可是一轉眼的功夫,我已經輔導萬榮國小二屆畢業班的學生進入國中。如今
,這學年輔導的畢業班也即將結束上學期的課程;再過半年,他們又將畢業
,進入另一個學習的階段。

由於偏鄉少子化的情況嚴重,這三學年來班級人數一年比一年減少,這學年
的畢業班更只有六位同學,因此和四年級的學生併班上課,由我一起輔導,
以節約「愛基會」募集不易的經費│這可都是關心偏鄉弱勢兒童的善心人士
熱心捐助的愛心款項啊! 

在這裡,我想先向讀者簡單介紹一下「愛基會」的工作。「愛基會」的全稱
是「愛心第二春文教基金會」,由前監察院長王建煊創辦,成立的宗旨主要
在協助偏鄉的學童能夠順利完成他們的學業,增進他們學習的成效,能夠在
有效的學習中發展自我,以逐漸脫離目前偏鄉弱勢的困境。因此「愛基會」
服務的學童也都以偏鄉學校為主,包括小學和國中。據我所知,花蓮中、南
區許多偏鄉學校都有「愛基會」傳愛的足跡,這三學年來我輔導的學生即以
萬榮國小為主,其中亦曾利用部分時間輔導見晴國小的英語課程,這兩所學
校都位於地處台灣邊陲的萬榮鄉內。 

萬榮鄉是花蓮縣的三個山地鄉之一(另兩個是秀林鄉和卓溪鄉),教學資源
和城鎮有一定的差距,學生的學習動機和城鎮的學生相較,亦有顯著的落差
。長期以來,台灣主管教育的大人們很少給予他們近距離的貼身關懷,尤其
是位居台北之教育部的官員們對他們更感陌生。在以台北看天下的思維中,
出爐的教育政策距離他們好像都似天王星般的那般遙遠,遙遠到他們似乎是
另外一個國度的孩子,難以用「天龍國」的規則來和都會區的學童競爭。偏
鄉的學童就長期處於這種弱勢又弱勢的循環磨難之下,很難「脫貧」。而
「愛基會」的使命,正是希望能夠用實際的行動,募集經費,招聘一些具有
弱勢關懷心胸的老師近距離的輔導他們、關心他們,改善他們學習的狀況。

很高興,這兩年多來我有幸成為「愛基會」的一個尖兵,用實際的行動把長
存心中對於「弱勢關懷」的意念付諸實踐。這不單是對於偏鄉學生的輔導工
作,更重要的,這也是一種自我的成長,它讓我知道「坐而論道不如起而力
行」的真實意涵。台灣目前最大的問題,不正就是「噴口水」的人太多,而
真正做實事的人太少了嗎! 

回想二年多前剛開始為小朋友進行夜間輔導的狀況,並不輕鬆,他們精力充
沛,上課時喜歡講話,注意力也不大集中。除少數同學外,學習成效也不盡
理想,白天任課老師派下的家庭作業很難順利完成,這讓我想起小時候「放
牛班」被學校放棄的一群同學。再看看孩子們的資料:原住民、單親、隔代
教養、中低收入戶、家庭暴力、學習障礙等等比比皆是,都是一群亟需要社
會關懷的國家幼苗。他們生活在資訊封閉的山地鄉,對外面競爭激烈的社會
很是陌生,從他們的言談中,也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未來處境的茫然無知,惟
有「玩」才是他們最感興趣的事。 

在這種氣氛下,若非具有十足的教育熱忱,是很難堅持下去的。尤其是我白
天已經在自己任教的學校上了一天的課,身心的疲憊可想而知,再加上下課
後我還要騎上三十多公里的路程才能回到花蓮市區的家中。因此,我不諱言,
第一學期對我來說,絕對是非常辛苦的。我能堅持下來,靠的完全是心中的
一股愛,就像王院長一本書的書名一樣,「幫助孩子邁向成功」,正是我當
時加入「愛基會」的信念。從這裡也可以知道,要從口中說出愛啊、關心啊、
付出啊這些冠冕堂皇的話是何其容易,但真正能夠身體力行卻是如此困難。 

還好,原住民的小孩是如此的天真、如此的善良!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當
他們知道老師確實是在關心他們,確實是有心要教好他們,雖然我對他們的
管教是很嚴厲的,但他們終能體會到我的「苦口婆心」,也就慢慢的信任我
這個夜輔老師,上課秩序也就大大改善,功課也能慢慢的跟上進度了。我想,
這是愛的種子已經逐漸發芽、茁壯,只要繼續努力下去,終能將愛傳遍整個
偏鄉。 


這學年我輔導的還是畢業班,另有六位四年級的學生混班上課,對我來說這
是另外一種挑戰,但也可說是「愛基會」對我這兩年輔導成效的信任吧!我
自當更加努力,以不愧眾多善心捐款人施愛到鄉間的宏願!